news center

李扬:中国能够应付1.5次金融危机 去杠杆任务依然繁重

李扬:中国能够应付1.5次金融危机 去杠杆任务依然繁重

作者:袁姑嵌  时间:2017-04-06 02:07:05  人气:

以处理僵尸企业为抓手解决国企杠杆率过高问题、严格控制地方政府杠杆率、切实解决不良资产、加强对大资管行业的监管(资管新规)以及管住货币供给,是中国解决杠杆率过高的五大主要举措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在3月24日召开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年会”上如此表示 李扬称,从数据来看,中国的主权资产总额在2017年底达到241.4万亿,相当于35.8万亿美元,主权的债务139.6万亿人民币,相当于20.32万亿美元,中国的主权净资产是101.8万亿,即14.6万亿美元,据此计算,中国能够应付1.5次金融危机另外,与其他国家不同,中国是一个高储蓄的国家,这也是中国的债务不会造成危机的原因之一 但李扬也表示,中国去杠杆的任务依然很繁重中国杠杆率变化和全球有些错位,当全球杠杆率上升的时候中国杠杆率不高,当全球开始去杠杆率时,中国杠杆率上升了今天中国杠杆比较高的问题已经成为一个突出问题如果从杠杆率上升特别是财务状况不断恶化指标看,中国的情况并没有好转 李扬称,杠杆率如果拆分一下就有两个不同的趋势金融部门的杠杆率在下降,但是实体经济部门的杠杆率仍然稳步上升,中国金融部门在一开始杠杆率是比较低的,但中国金融部门杠杆率上升的很快而中国的非金融公司的杠杆率非常高,李扬认为,中国的问题应该从结构上来考虑中国企业的杠杆率问题 以下为发言实录: 最近几年来,关于中国经济有很多的议论,大家特别关注中国的债务和杠杆率问题所举出的数据和分析也各有不同今天我同大家分享我们的研究成果,参与大家的讨论 大家都知道,2008年开始的全球危机是一场债务危机所以,减少债务、去杠杆是走出危机的必要条件但是,我们在实践中感觉到去杠杆非常困难因为各国当局都面对着稳定经济和去杠杆两个任务,而这两个任务是矛盾的,一般的稳定经济必须加杠杆各国当局都信誓旦旦地要去杠杆,但是实体经济部门的杠杆率还在上升 从图上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如果把杠杆率拆分一下,它有两个不同的趋势金融部门的杠杆率在下降,实体经济部门的杠杆率仍然稳步上升如果把杠杆率的上升作为经济状况,特别是财务状况不断恶化的指标,情况并没有好转 这是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的情况,走势是不一样的 美国的情况如何呢从美国的四个部门看得很清楚,它的金融部门、非金融公司部门、住房部门的杠杆率自危机以来是下降的,但是,它的下降是以美国政府的杠杆率不断上升为代价的所以,我们感觉到如果对杠杆问题有所处理,今后美国政府要面对的主要问题是它的赤字和债务问题 下面我会用一系列图来展示中国的杠杆率情况中国的总杠杆率是不断上升的,但是要分两段2009年对中国来说是非常关键的年份,当年有很强的财政刺激计划和金融刺激计划在那之后,刺激力度一直不减在此之前,中国的杠杆率是相对稳定的 分部门来看,中国的住户部门杠杆率一直是比较低的自本世纪初,杠杆率开始上升从那个时候开始,中国的住房市场进行了改革,中国居民开始用自己的钱来购买住房相应的,银行信贷、按揭贷款增加很多最近两年,为了鼓励消费,中国的各个金融部门对消费信贷也给予很大的鼓励住房信贷和消费信贷都大规模地提高了中国居民的杠杆率 中国企业的情况中国企业的杠杆率,做国际比较的话,应当说是较高的这是很具有中国特色的一件事情但是,最近两年的杠杆率相对稳定了从企业的结构来看,非国有企业杠杆率相对比较低,而且危机以来,去杠杆的进程非常迅速国有企业的杠杆率是比较高的,而且还在不断升高 中国政府的情况我们把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放在一起来看,杠杆率是控制在60%这样一个国际安全线之内的大家比较多的会说到中国地方政府的问题,我们和国际组织、国外的分析者关于情况的判断有所不同,是获得数据的来源、对这些数据的处理方法不同我们注意到国际组织通常会把地方融资平台作为双重计算,把它也算成地方政府的债务,而我们的正式统计把这部分算成企业的所以,两部分债务加在一起会重复计算 金融部门的走势有点不太一样中国金融部门刚开始的杠杆率是比较低的研究中国问题的人都一定记得在危机刚刚开始的时候,普遍的意见认为如果说美国的杠杆率很高,中国还需要加杠杆在相当的程度上是在这样一种指导思想的引导下,中国金融部门的杠杆率上升得很快从2017年开始,已经有所下降 杠杆率的国际比较,这是2016年的数据,很清楚地看到中国在比较的国家中,杠杆率不算是高的,但是,中国的非金融公司的杠杆率是非常高的考虑中国的问题,应当从结构上来考虑,中国企业的杠杆率是个问题,中国有些企业的杠杆率是比较突出的以上数据表明,中国的债务和杠杆率并不是非常严重,而且是在可控制的范围内 考虑中国的债务问题、杠杆率问题,要考虑一个特殊的中国国情,也就是中国的政府是从事生产的政府、从事投资的政府因此,中国政府拥有大量的升息的固定资产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在资产负债表的框架中联系资产来考虑债务根据我们的数据,中国的主权资产总额在2017年底241.4万亿,相当于35.8万亿美元,主权的债务是139.6万亿人民币,相当于20.32万亿美元,所以中国的主权净资产是101.8万亿,也就是14.6万亿美元,这是一个很大的数字 有一些朋友看到我们的数据说中国只能够应付1.5次金融危机,根据其实在这里,当然这是一个毛数字,我们扣除当中的不流动的部分,中国的主权净资产仍然有20.7万亿人民币,也就是3.04万亿美元 我们讲债务不仅仅是只说债务,而是要讨论它会在多大程度上造成危机我们认为中国的债务不会造成危机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中国和其他国家都不一样,中国是一个高储蓄的国家这一点跟日本略有相似,中国是一直储蓄大于投资的国家,即使中国出现了一些债务的问题,我们也能够在自己的国民内予以有效地解决 当然,去杠杆仍然是问题从2014年开始,去杠杆就已经成为我们政府的主要任务十九大之后,它更成为首要任务关于去杠杆,我们有五类措施: 一是推进企业改革,特别是推进国企改革,特别是要处理其中的僵尸企业 二是对地方政府因为地方政府是债务产生的源泉,我们要通过各种各样的措施,包括通过行政措施来约束地方债务的增长 三是要准备处置不良资产也就是要用过去多年积累下的资产来平复现在的债务 四是对大资管行业实行非常严格的管理,市场已经感受到监管的力度,它当然会使得债务上升的势头得到有效遏制 五是在宏观上会宏观债务的扩张,控制货币供应的增长 最后我想给大家展示去年中国杠杆率分季度的变化情况这是非常大的事情,国内外都关注我们作为国家智库,认真地跟踪分析了中国的杠杆变化情况去年,中国整个非金融部门杠杆率上升了2.5个百分点,结构有所改善所谓结构有所改善就是说转移到住户,其他都有所变化中国非金融公司的杠杆率是有所下降,但这是总体状况,其中国企部门还在上升,所以下一步的去杠杆任务还是很繁重的 总之,中国的杠杆率变化和全球有些错位当全球杠杆率都在上升的时候,中国的杠杆率不高当全球开始去杠杆的时候,中国的杠杆率开始上升了到今天,中国杠杆率比较高已经成为突出的问题,中国政府在下决心处理这个问题,并且取得了成效 谢谢! 提问:我有一个问题给李扬教授关于中国的去杠杆,目前讨论的声音比较多具体到金融金融领域的去杠杆,今年会有哪些比较有力的措施我想了解一下这个方面的动向,因为我来自金融机构 李扬:措施已经采取,更加系统的措施恐怕有待组织体系调整之后才会采行总的方向,在去年11月份公布《资管新规》里得到了充分体现在《资管新规》里对去杠杆、新资管有很多措施,比如要避免多重嵌套、避免平台,避免中国非常普遍的明股实债的问题用的名义是股份和权益,因此不会提高杠杆率但是,事实上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都是债务,这样就使中国的债务风险被隐藏着,而且以后的问题比较多这是去杠杆主要的方面 我刚刚已经列举了五大方面,我相信今年在国企的去杠杆方面,特别是僵尸企业处置上会有比较大的进展这个进展是决定性的,它既涉及到金融资产,也涉及到企业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