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center

中国式死亡赌局:爸 我都下注了 半年内你必须死!

中国式死亡赌局:爸 我都下注了 半年内你必须死!

作者:南圻怍  时间:2017-03-14 15:02:29  人气:

01 养了4个儿子,却死在出租屋,这是朋友的老家邻居,周老太的故事 周老太养了4个儿子 中风以后,生活不能自理,在北京上海的儿子,她跟不去;留在家乡的儿子,忙于处理自己人到中年的一地鸡毛,无力照顾她 最后大家一起出钱,把她安置在出租屋里,每月花7000块钱为她请护工 周老太觉得自己晚景凄凉,白养这么多孩子,但她的子女,其实也没谁是真正的白眼狼 哪个成年人活得容易呢,还不是各有各的难处 单纯的善恶对抗,是童话最爱的题材;现实生活中,亲人之间的彼此伤害,往往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养儿防老”有多冰冷,多无知它意味着每个人的出生,都是一个巨大的骗局 你以为父母是因为相爱,所以有了你;你以为父母之爱是最单纯的本能,但“养儿防老”一说出口,所有的温情瞬间轰然倒塌 原来我们未经同意被带到这个世界,不过是跟马戏团的猴子一样,为了养大收割的 02 养儿防老的危害还不止于此 它是中国父母普遍缺乏边界意识的根源很多人把孩子当成自己的未来,对他们付出不计成本、不留后路 当孩子长大,当初付出有多狠,如今索取和压制就有多毒 孩子是自由的星星,只是恰巧落在了我们的庭院 《上海的金枝玉叶》里,谢家四小姐黛西被下放郊区农场,丈夫入狱 为了陪伴独自在家的幼子,她不像别人那样住在农场,而是晚上十二点到家陪孩子,次日清晨四五点钟又启程赶回农场 这种难,超过我们现在绝大多数父母然而她90岁的时候,一个人住在上海的老房子里 作家陈丹燕采访她,问她要不要孩子们给钱她说:“我不要他们的钱他们给我钱,或者回来看我,都是情份,不是他们理所当然应该这样做的” 黛西晚年与一个老护工住在一起,子女在美国 她用铝锅做戚风蛋糕,去世的时候,子女不在身边,但洁净向阳的窗台上,摆着她最喜欢的白色百合花 看到这一段,终于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一生经历大风大浪,却始终活得阳光向上 因为她想得开,不放债,把苦与乐,都当作是自己的命运,是她自己的选择 不放债,是人活着的基本生孩子,无论一胎还是二胎,自己愿意、想生,才是真正的理由 所以每个人都应该考虑清楚一个问题:如果养儿不防老,我们为什么生孩子 对我来说,首先是“我愿意”作为好奇的白羊座,我想知道怀孕生孩子是怎么回事,想知道被孩子花瓣式的小嘴吮吸是什么感受 其次,为了活得更有重量和质感 如果没有孩子,我一定不会像现在这么努力孩子作为一种负担,某种意义上也拓展了我们生命的边界,让我们更快成长为一个大人 第三,孩子是父母最好的老师孩子属于未来,而我们属于过去我不求他们养老,只求他们愿意带我一起玩 除了为什么生,我还有三点建议,能让你少后悔 有一定基础再生、心有余力再生孩子不值得你耗尽生命的全部光和热,如果生一个孩子,就让你的生活档次降低两个level,别生了,对孩子对你都不好 留钱养老,留健康养老,都比养儿防老靠谱不管有孩子没孩子,都要买保险买房子,锻炼身体培养爱好 没孩子的,赶紧赚钱;有孩子的,别把所有财力和精力都投到孩子身上,给自己留点不犯法 对于生命本质的孤独有清醒的认识 衰老本身就是一件悲惨的事,躺在床上动不了的时候,不是你一睁眼就能看到满脸憔悴的孩子,就叫幸福,而是回想这一生,你的每一个选择,都是为了自己,直到最后,才把自己交给命运,才叫牛X 03 这让小编想起不久前看到的另一桩新闻 在台中市东区,十甲东路有一条街 这条街上有各种各样的公益事业单位——“互助会”、“爱心会”、“老人会”··· 在这条不到200米的街上,这些机构就有十多家 不时有老年人和中年人出入这些“爱心会”、“老人会”,进去后,热情的工作人员递给他们一张入会表格——缴纳442元,便可以成为互助会的会员,开展互助项目 这些会员们也真的会经常去看望老人,对他们嘘寒问暖,在病房的外面,会员们甚至会排成队挤作一团,甚至表现得,比老人的子女还要关切 第一次看到这些的时候,咩咩忍不住好奇: 台湾的福利政策怎么这么好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人,愿意拿出自己的金钱和精力去帮助老人们 04 后来才发现,是我太天真 因为,在这整条街的十多家互助机构里,互助项目只有一个——为“病人是否能撑过一个月”下注 最低投入435块,最高投入217万,随后这些交了钱的会员们就会被工作人员带去“看货”——一般是癌症末期病人 看货的地点,有时在医院,有时在那些奄奄一息的病人家里 如果病人在一个月内死亡,所有钱就会归庄家赢得,任何危急情况,医生都不得抢救 而对于押注的会员们来说,这些病人不能活得太长,也不能活得太短,一定要在2-6个月,2个月也行,6个月就再好不过了 因为假如病人能活2-6个月,那么所有参与者将获胜,而奖金也会随着病人活的天数递增,最高会获得3倍回报 于是也就有了,你前面看到的那一幕:他们在病人的旁边嘘寒问暖,其实是在询问病人的饮食等各种情况,好判断他们什么时候死亡 他们也会在住院部和ICU病房外窃窃私语,和会员们深入交流经验: “这局怎么看两个月妥吗” “不急,先观望两天进食情况” 他们的眼睛也会时不时地瞥向心电图,嘴里念念有词、心里默默盘算,因为病人的心电图和生命指标在他们的眼里,就像证券交易大厅里的K线 而这条线决定着他们是输钱还是赢钱 死亡赌局就这样在这条街上开枝散叶,你只要走两步,就能看见各种各样的“互助会” 热情的工作人员详尽地介绍游戏的玩法和暴富的神话,俱乐部的墙壁上贴着长长短短的奖金回报表,刺激着每个人的神经G点 最大规模的“互助会”阡泰公司,有几百名业务组长 他们的任务就是搜寻癌症病人和会员,目前会员已经超过3万人;其他小一点的“互助会”,平均规模也有500-1000人 就这么一条小街、就这么十几家机构,可他们的年产值居然高达2亿元! 而这些钱的去向,由那一个个癌症病人的命决定 刚看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咩咩心里好奇:救死扶伤的医生们怎么会同意呢病人危急的时候,他们是救还是不救呢 05 后来才发现,还是小编太天真! 原来医生早已经参与其中 而且他们还会接受庄家的贿赂,去控制病人的死亡时间一方面自己还能下注押宝,两不耽误 可是即便是这样,我心中还是产生了疑问:医生和病人非亲非故,就算他们做出了这样的选择,那病人的家属呢 他们总不会同意把自己亲人的生命,拿去做赌注吧 可一个让我震惊的事实是:就连家属也参与其中 他们和互助会签订协议,无论出现什么样的情况,绝不会让医生进行抢救,然后领着庄家和会员们进家门、进病房 因为只要他们这样做了,不管病人多长时间死去,他们都可以获得10%的分红 可是,难道所有的子女都是这样不近人情吗 其实不是的,也有人不忍心,然而,在这样一个环境里,他们的不忍心寸步难行 曾有位老人得了绝症,所有人都觉得他顶多活半年,家属早早地签下放弃急救的同意书,赌徒们纷纷下了重注 躺在病床上的老人,就是一块放在砧板上的肉,丝毫不能动弹,奄奄一息,他的生死从没像现在一样,牵动着所有人的神经 即使没有人是出于真心,即使很多人对他评头论足,都盼着他半年内断气,但那又怎样 一时虚伪的热闹,总好过孤零零等死 第四个月时,老人正处在弥留之际,所有的人都准备,领上一大笔钱,谈论着怎么去快活和怎么改善自己未来的生活 病房里的气氛,一片喜悦祥和 可是祥和的气氛很快被搅合,煮熟的鸭子还没到嘴就飞了! 老人的一个儿子知道父亲病危后,从外地赶回来,他并不知道有赌局这回事 看着痛苦弥留的父亲,他力排众议,一再坚持要医院抢救,老人终于从鬼门关救了回来,安心地多活了一年 然而,因为这个儿子的孝心,在这场赌局里,没有人赢钱 赌徒们的投资打了水漂,家属因为破坏协议,分红也被没收了,于是,这个孝心救父的儿子,却被所有家人痛骂,他成了整个家庭的罪人 06 所以,那些作为赌注的病人,大部分是不会被急救的 幸运一点的,能在日常药物的维持下,自然而然地死去 更多的则是不幸的人,因为,庄家会及时出面,劝说家属放弃治疗,贿赂医生消极治疗 会员们也会为了赢钱,悄悄拔掉输液管 还有一种更奇怪的事情是,病人们会“被死亡” 因为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会员们为了赢钱,已经通过各种方式,伪造了他们的死亡证明 而这样的事情,在十甲东街,像吃饭一样稀松平常 你可能会问:这样的事情不是违法的吗 很多记者也这么想,于是他们不遗余力,跑到这里打探采访 得到的答复是: “我们是临终关怀院,我是临终关怀经理,我们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给临死病人筹集丧葬费” 筹集丧葬费 的确,也就是那10%的分红,让这些家属安然参与其中 可是,庄家、组长、会员,每天那么多陌生人,在病床前品头论足,那个老父亲真的不知道吗那些病人真的不知情吗 其实,他们也知道 可是,他们宁愿作为死亡赌注,在陌生人的目视和期待中,一点点走向死亡 因为,被薅了一辈子羊毛的他们,绝症中拖累了子女的他们,在这场金钱游戏的狂欢里,终于再次彰显了价值 就像一只温顺的绵羊,被剃了一辈子毛,但扒皮只有这一次,痛是痛一点,可是为了子女,他们心甘情愿 毕竟,他们的子女们不用再为丧葬费发愁 更不会因为谁出钱多谁出钱少,而大打出手 不给子女添麻烦,不让家人左右为难,是他们唯一能做的事了 即使是在他们,即将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 咩咩突然觉得他们像极了那些自己住进养老院的老人们、像极了那些自己照顾重病的老伴,而不去打扰子女生活的老人们、像极了那些身患重病却没钱治疗,自己喝农药自杀的老人们··· 之前看到过这么一个新闻: 一个在外打工的儿子,请了7天假,回去看望病危的父亲,结果两三天过去了,父亲还没有死 于是他问父亲:“你到底死不死我就请了7天假,是把做丧事的时间都算进来的” 接着,老人就自杀了 儿子如愿以偿,在7天内办完了丧事,然后回城继续上班 07 可我不得不说,这位父亲还算是幸运,最起码儿子为他办理了丧事 在湖北农村,有位69岁的林大爷,患上尿毒症20年,子女都在广东打工 有一天吃完午饭,他自己去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然后坐在堂屋中间,一边在火盆里为自己烧纸钱,一边喝下半瓶农药 因为他担心,他死了没有人知道,更没有人为他送终 可是纸钱刚烧了一半,他就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像这两个新闻中的老人,在中国数不胜数 细心观察一点你会发现,时不时地就会曝出农村老人自杀的新闻 你的感觉是没有错的,中国农村老人自杀的数量正在连年上升 可是倘若你觉得这些都是穷导致的,那你就错了,因为许多城市中的老人,正在面临着同样的绝望 四川的朱阿姨独自照顾瘫痪的老伴已经5年,可她却没想到,有天半夜翻身时,把老伴摔到了地上 通讯录里100多个人,却不知道打给谁,女儿嫁在了外地,半夜里亲人们都在熟睡 后来她实在没办法,跑去央求小区的两个保安,来帮忙把老伴抬上床 她一再保证,出了任何事和他们无关,保安才来了 这种有两个人结伴,能互相照应,还算是好的 在南京的一个老居民区里,有住户3个月没有见到邻居,某天突然闻到对面屋子传出一股异味,他马上把情况告诉了居委会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联系警方,撬开房门后,发现了一封遗书 寥寥百余字,一半的内容都是在告诉女儿: 回来处理他遗体的时候,怎么样才不会被染病 最后还不忘一句:“遗体火化,一切从俭” 可是即便如此,去世了整整76天,他都没有等到女儿 08 而这样的悲剧,在当今的中国,几乎每天都在重演 根据统计,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的数量已经超过2.3亿 占总人口的16.7%,而按照目前的趋势,人口老龄化只会越来越严重 结果会是什么呢 寻梦环游记里说:“对于一个人,当世界上不再有人记得他、当世界上不再有他的照片、当世界上所有有关他的回忆都飘散不见,在历史中凋零,他也就彻底死去了” 可是有多少老人,他们明明有子女,子女却在城里打工回不来;他们明明还有呼吸,却只能以这样的方式死去 相比较而言,一个非常讽刺的事实是,台湾那些被作为赌注的老人,在临终时的热闹虽然虚伪,可是他们终究比这些独自死去的老人,要幸运多了 要么在狂欢中孤独死去,要么在冷漠中孤独死去 这似乎已经成为了,如今老人的宿命 这些正真真切切发生在我们的父辈身上,总有一天,我们也会像他们一样老去,可那一天的我们,又该如何离开这个世界 王小波说:“似水流年是一个人所有的一切,只有这个东西,才真正归你所有” 似水流年就是我们当下的每一天 为自己而活,就算以后死于孤寂,毕竟你在年轻的时候,经过了大风大浪,看过了人山人海 悲哀的不是无人送终,而是付出所有,还是孤独死去 别再用“老了怎么办”去绑架年轻人结婚生孩子,更不要说他们不结婚不生孩子,是不懂生活 或许我们都要接受一个事实:即使平凡,也各有各的活法,平凡之中,也有无数选择 世界的美好在于它的丰富有人奋不顾身投入到热气腾腾的生活,就有人冷眼旁观说“人间不值得” 道不同,彼此祝福,